第463章楊塵的殺念
loading...

楚岩與望風離開了,斬殺夏凡,一時間,令眾人無言。


這個結局誰是也沒料到的,楚岩與夏凡兩人差距很大,境界最為明顯,然而,楚岩依舊贏了。


今日,禦劍山莊徹底被推到了風口浪尖上,先是陸莽的死,後來楊塵取得了劍君傳承,然而,夏凡卻又戰死。這令禦劍山莊的眾人臉色不好看,唯一喜事,便是楊塵,隻是若被它們知道,楊塵並未領悟傳承,會是怎樣一副嘴臉。


同樣的,楚岩也被不少人關注起來,楚岩若非劍修便也罷了,他和夏凡一戰,皆是用劍,然而同為劍,跨越兩級殺人,可見楚岩的戰力超凡,在劍之造詣上必有過人之處。


甚至有一些人開始猜測楚岩的身份,是哪一劍宗新崛起的天驕。


這一戰,楚岩也展露出了他的超然天賦,受到了一些關注,當然,今日楚岩終究隻能是一個配角,哪怕他再出眾。


因為有楊塵在,他有幸見君,得劍君傳承,下一個風清劍君的存在,而且他如今的年紀,比當初風清劍君還要年輕,以後可能會超越風清劍君。


接下來一場劍術交流會,楊塵無疑會備受矚目。


楚岩離開以後,便直接回到酒樓中,接下來的時間,他一直在忙於閉關,感悟劍心傳承。


“此劍心非比尋常,雖沒有直接的領悟,但內含劍意,我心如劍,讓我更加懂劍,蘊含無限劍威,果然是一件寶貝。”楚岩暗自想道,這已是他得到的第二件體內法寶。


第一件,無疑是九天玄塔,秦若夢所留,但九天玄塔內含驚天之謎,而這劍心相對簡單一點,隻要認真領悟,便能更好的參悟劍道。


眨眼間半月,楚岩閉門不出,一直在忙於修行,青衣偶爾會出現,在一旁安靜的看著他一會,也不打擾。


倒是望風,獨子無趣,便在清風城內行走,偶爾和拓跋闊交戰一翻。


在這半月當中,楊塵與張佳玉走的很近,有人傳,兩人隱約有皆為愛侶的可能,加上雙方都有大背景,若真結成,在清風城一代無疑是一件大事,足矣轟動一方的。


令楚岩意外的是,這一日他突然接到一條傳音。


此傳音,來自魔州最頂級的勢力:魔道古宗。


“你的氣息距離魔道古宗很近,看來,你已來了星海?”先前在天碑山,代表魔道古宗的弟子淡淡道。


正在修行的楚岩頗為詫異:“前輩能感知到我?”


v酷匠…b網h/首發


“你與魔道有緣,又參悟的魔道天碑,我自能感悟的到。”那人笑道,隨即停頓下又道:“如今你應該已封帝了吧?”


“帝者三級。”楚岩傳音道。


“嗯,當初果然沒有看錯,短短五年,取得如此之高的成就。我與你一樣為帝境,我又是魔道古宗弟子,所以你無需叫我前輩,我名古烈,虛長你幾歲,不介意的話,便喊我一聲古兄吧,他日你若入我魔宗,我便是你師兄。”


“古兄。”楚岩也不矯情,當年天碑山上,魔道古宗不棄,有恩在身,他自不會忘記。


“你既來了魔州之地,可需我派人前去接引你?”古烈傳音道。


“當年便言,我踏入魔山,方為魔道古宗弟子,如今我尚未入魔山,怎敢驚動魔宗。”楚岩搖頭道。


“無妨,你雖未入魔山,但卻參悟天碑傳承,即便不入我魔宗,也該來看看的,你如今身在何處。”古烈道,楚岩猶豫下,他初入星海之地,本也準備加入一方勢力。


魔道古宗在天碑山上對他有恩,若從天碑十六脈中選擇,魔道古宗無疑是首選。


何況對方並未強求他加入,隻是說看看。


想到這,楚岩點下頭:“清風城。”


“劍城麽?”古烈笑道,隨即楚岩腦海一顫,隻感覺有一抹魔念在侵蝕他。


這魔念極強,但對他並無惡意,接著古烈的聲音又響起:“我在你體內留下一道魔痕,沒有意識,隻是一個追蹤的標記,你注意一點,別一不小心給清除掉了,我現在派人出發劍城,接你。”


“那便勞煩古兄了!”楚岩爽快的答應聲,終止與古烈的對話。


接著又是一段時日,楚岩對劍心的領悟更加透徹,日益精進,如今的他已能運用劍心,感悟天地劍意,劍之大道,每一次閉關,身旁都會形成淺淺的風暴,不強烈,但卻高傲。


不知覺中,楚岩的血脈竟突破了,劍之血脈第三境,初塵。


“意外之喜。”


楚岩苦笑,倒是沒料到,劍心的感悟,令他劍之血脈突破。血脈第三境,融合境,這一境,血脈將能與元氣、命魂融合,用來施展神通,算是一種極大的分水嶺。


好比如說,同為帝者三級,一人血脈突破第三境,另外一人卻沒有突破,那麽這一戰,將是毫無懸念的,除非後者有頂級神兵、仙訣,否則前者必勝。


血脈突破後,楚岩伸展一下酸痛的身子,站起身,青衣正在一旁,安靜的看著他。


“出去走走?”楚岩笑道,原本他準備參悟劍心便離開清風城,至於劍術交流,他沒興趣,但如今他需要等待魔道古宗來接引的人,還要在清風城在逗留一陣。


“好!”青衣脆生生的,楚岩一笑,取出一件青色長裙:“送給你的。”


青衣看見翠綠長裙,燦爛一笑,將長裙披在身上,看的楚岩有些癡迷。


兩人一行,走在清風城上,因為見君崖下一事,楚岩也頗有名氣,不少人見到他都不在嘲諷,而是敬重。


“楚兄!”拓跋闊見到以後,笑著走上前:“昔日一見,不知你天賦如此之高,那一戰,痛快。有機會,切磋一翻。”


“好!”楚岩點頭,拓跋闊又道:“劍術交流會已經開啟,風清城主宴邀八方,楚兄又有如此天資,不妨去試試?”


“我便算了。”楚岩笑著搖搖頭,虛名而已,他從不在乎,當年天碑山上,若非天皇宗欺人太甚,他也不會力爭第一。


至於先前一次出手,是對方欺人太甚。


“我看是不敢吧?”遠處響起一道冷笑,楚岩抬頭,目光銳利的落在林西哲身上。


“果然不一樣了,看來贏了夏凡,給了你很大的自信麽。”林西哲不爽道:“不過也對,我若是你,也不會去,畢竟劍術交流會乃是盛世,天驕無數,還有如楊塵這般劍君傳人,以你勢力,去了也隻是丟人現眼。若非清風城規矩,禦劍山莊會放過他?”


“楚兄帝者三級,戰勝夏凡,即便參加交流會,名次也不會太差,倒是你,幾次羞辱楚兄,可笑。”拓跋闊不爽道,第一次他沒有幫忙,但如今不同,楚岩身份變了,備受矚目,很多人都在關注,所以他自當會開口。


“滾!”至於楚岩,看都沒看林西哲一眼,怒斥一聲,一股劍威卷出,頓時形成狂烈風暴,將林西哲籠罩。


林西哲心底一寒,僅僅刹那,他竟感受到一股死亡的威脅。


“你說的沒錯,若非清風城規矩在,你早已是死人,殺你,一巴掌足矣,下次在羞辱別人前,掂量下自己的盡量。”楚岩冷喝聲,隨即他咚的踏出一步,噗噗噗!林西哲渾身被劍氣戳穿,噗的噴出一口鮮血。


“廢物!”楚岩搖搖頭,從林西哲旁邊踏過。


清風城街道上,林西哲雙目赤紅,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他死死的凝視楚岩背影,發出一聲咆哮:“混蛋!”


“林兄。”然在這時,突然有一隻手伸出,林西哲頗為詫異,竟是楊塵。


林西哲抓住楊塵的手站起身,楊塵也看了一眼楚岩背影:“是夠狂妄的,我調查過,他並非我清風城人,但竟敢如此羞辱你,簡直可惡。林兄,就準備這樣忍了?”


林西哲眼底一寒,但想到剛才可怕的劍威,又是一陣無力,他帝者四級,但楚岩的劍威,讓他連出劍的勇氣都沒有。


“我記得,他有一個師弟,隻有帝者二級,清風城雖不許殺人,不能廢,但若是折磨一翻,卻不算壞了規矩。”楊塵眼底一冷,林西哲也是閃爍寒光,隨即他用力的點下頭。


隨即,楊塵心底微凝,感受著周圍參與的劍威,他與劍無涯是最接近見君崖的,都見過那誅心劍林。


這幾日,楊塵雖被捧的很高,但心中卻一直忐忑的,在外人眼中,他是劍君傳人,可唯有他自己知道,劍君傳聞,並非是他,他也沒有入劍林,一瞻君威,那日天生異象,是另有他人。


所以他始終擔心,有人突然承認,因此這幾日他一直在暗中調查,當日他與劍無涯領悟劍暴時外界的情形。


那一日禦劍山莊驅人,其中隻剩三人,有一人便是楚岩。


“會是他麽?”楊塵心底一閃寒光,如今的他,聲名遠揚,隻要謊言不被揭穿,他即便未能得到劍君傳承,也會受到山莊重視,前途無量。


西山劍門還有聯姻之意,等到他的,是無限前途,但一旦被拆穿,他不敢想象,所以,他要將一切危險,扼殺在搖籃之中。


“無論是不是你,光憑你殺了夏凡。你便該死。”楊塵殺意更濃,然而對於這一切,楚岩還不清楚,危機正在朝他緩緩靠攏。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