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6章李田之戰
loading...

第1296章李田之戰


“田洛!”田帝皺眉,田洛是他的子嗣,所以他能夠明白田洛那一份不甘,可他依舊擔心,這個時候田洛會衝撞楚岩。


“父帝,我知道你一切是為了我好,時至今日,我怪不得誰,要怪,隻能怪命運弄人,但這是孩兒的一戰,還望父帝成全,便不要插手了。”田洛開口道。


“李銘,你我都是驕傲的人,這一代天驕,可因為身份背景的原因,卻成為學宮中的兩個極端,我是仙帝之後,一直被眾人捧望,而你是下界人之後,身份卑微,可我從來未輕視過你,反而將你當成真正值得敬佩的對手,今日,既然是學宮大比,你我應該有一戰。”田洛看向李銘,所有人都看向李銘。


其實所有人都明白,李銘即便不出戰,也沒什麽,畢竟之前聖龍老者強勢降臨,不公壓迫在他身上時,他一樣發出了質疑的聲音,可沒有人給過他公平一戰的機會。


那他如今占盡優勢,有楚岩在,他不戰,誰又能夠說些什麽?


然而,正如田洛所說的一樣,李銘和田洛同為這一代學宮天賦最強者,隱隱的,他們是有一些期待這一戰的。


楚岩看向李銘,什麽也沒說,因為這個決定,將會有李銘來做,無論李銘怎樣選,他都會支持。


“我之前確實很不甘心,但這不是你的錯,錯在世俗與命運。”李銘往前邁出一步,看著田洛,淡淡道:“但你說的沒錯,你我之間,應該有一戰,所以,我答應你!”


田洛感激的點下頭,隨即他身形升空,身後隱隱有可怕的君圖展開。


他明白,李銘和他一戰,其實是一種恩賜,李銘完全可以拒絕,也沒有人會說什麽,所以他感激,但正是如此,接下來,他會更加認真對待,全力以赴,不會有任何留情。


“大伯,幫我助陣!”李銘燦爛的看向楚岩,楚岩笑著點下頭,之前因為他出手的緣故,學宮山峰上的戰台早已粉碎了,所以他手掌一揮,有天道規則形成,誕生出一片懸空戰台。


兩人扶搖而上,紛紛落在戰台上,讓本已結束的學宮大比又沸騰起來,也有許多在開始猜測,這遲來的一場對決,究竟誰會更強。


“出手吧!接下來,我不會留情,我也會讓所有人明白,即便不用我父帝鋪路,我也是最強的。”田洛開口道。


“一樣。”李銘點下頭,這一戰於他而言,也很重要,是一場尊嚴之戰,之前他不服,被逐出學宮,若這一場戰敗,那他之前所有一切都隻會成為一場笑話。


“嗡!”李銘體內綻放出可怕的氣息,三十歲的他已頂級君者了,這若是放在昔日塵間,或是六域,早已是橫掃一方的存在。


李銘所鑄造的君圖乃是一張逍遙圖卷,繼承了他的父親,圖卷上有鯤鵬流動,光彩奪目,隨即隻見李銘手指一轉,對準田洛,化作一道可怕的光點,爆射而出。


田洛修劍,鑄造劍影君圖,圖卷展開,便見天穹上浮現萬千劍影,每一道劍影又好像真實存在著,隨著劍影錚錚而鳴,他的身軀也變的虛渺起來,分裂成萬千殘影。


一時間,天地間仿佛出現無數個田洛,每一道殘影都手持劍影,目標一致,衝著李銘隔空殺去。


“轟!”指光和劍影在虛空碰撞,立刻產生可怕的波動,地麵狂顫。


“兩人都好強!”下方還有無數弟子在,都忍不住有些心驚,他們和李銘與田洛皆為一代人,但就剛才的攻擊,他們自認,自己根本無法擋下一擊。


楚岩看著台上,很平靜,倒是李逍遙,有些緊張,但他也並未在意,其實這一戰李銘成敗,楚岩都不在意。


這天下,誰能不敗?


修行一途遙遙無期,所有人都注定要經曆成敗,他也一樣敗過,但失敗,往往隻是為了變的更強,況且這一戰,他不認為李銘會敗。


“轟!”劍影殘破,田洛千萬道分身歸一,看向李銘:“你果然很強,是一個值得敬佩的對手,但今日一戰,我絕對不會敗的!”


“我也一樣!”李銘嚴肅道,他同樣有著不能敗的理由,身影極快閃掠,白色長衫在風中飄動,已有了當年李逍遙的風采。


“轟!”田洛手掌抬起,朝下一按,地麵頓時崩裂,李銘的攻擊也隨之消融。


“李銘,試試這一招!”田洛突然開口,隨即他雙手張開,嗡一聲,在他體內立刻有可怕的光輝誕生而出,虛無之上,仿佛有一尊聖人之影降臨,緩緩的融入進他體內。


這一刻的田洛,竟有幾分聖人光輝,這裏是仙域,聖境有許多,所以並不想星河時那樣稀缺,許多弟子立刻認出來。


“田洛已領悟聖影了,好強。”


“不久前我便感悟出聖影,本想著等這一次大比結束,給我父帝一個驚喜,沒想到,竟是在這種時候用出,但用此擊敗你,夠了。”田洛開口道,田帝在上方目光也閃過一抹驚喜和失色,自己的這個兒子天賦很好,而且也很驕傲,年僅三十,已領悟聖影了,本來他該有更好的前途,可惜……


李逍遙和胖子等人都有些緊張,聖與君,便是天差地別,即便是領悟聖影的君者,也一樣不容跨越。


“殺!”田洛化身聖人,扶搖而上,站在九天之上,便宛如少年地方,渾身散發著奪目光輝,讓一些境界低的弟子都無法睜開眼了。


陷入一片聖意中,李銘臉色也有些蒼白,聖,對於君而言便是一種突破,也是淩駕,他隻感覺那些光輝好像直接攻擊在他精神上,讓他的靈魂都感到顫栗。


“轟!”田洛手掌轟下,便有聖人大手印無限疊加,宛如一五指大山降臨,李銘身軀狂烈顫抖,隨即,他的君圖都崩碎了,發出一聲悶哼,急速退後。


“哥!”付楚瑤秋眸泛紅,她從未想過,這一戰,會如此慘烈。


“幹爹,快讓他們停下。”付楚瑤哀求的看向楚岩,但楚岩卻沒有動,隻是安靜看著,以他境界,自然明白田洛的聖影不低,這一戰李銘幾乎是很難取勝的。


可到此時,李銘還沒有認輸,或是向任何人求救,那他便更願意相信,李銘還有什麽底牌。


“楚瑤!”在戰台上,李銘突然喊道,轉身看向付楚瑤,搖搖頭。


“哥,不打了!輸了又能怎樣。”付楚瑤不在乎他人怎樣看,從出生起,不久一直是了麽,她隻希望李銘無事。況且這一樣精彩的一戰,即便敗了,又有誰能說什麽呢?


“求你……”付楚瑤哭了。


“傻丫頭,我不會有事的,我還要看你出嫁呢,我答應你,若真的不敵,我不勉強。”李銘燦爛笑著,他修行至今修心,也一樣不在乎他人目光,但今日一戰,是為他自己一戰。


下一刻,他抬頭看向田洛,眸心的戰意不減,田洛也皺下眉,在聖影繚繞下,他宛如帝王一般,淡淡道:“停下吧,今日到此,你已經算贏了。”


“沒有勝你,何來贏了。”


“她很擔心你,何必勉強?剛才的攻擊你應該便已經明白聖人和君者的差距了,在往後,我不保證一定能夠控製住力量。”田洛皺眉。


“那便盡你全力吧,讓我感悟一下,何為聖。”李銘開口道。


田洛眯眼,隨即也點下頭,不留情,是給對手的尊重。


嗡——


戰台上,聖光籠罩蒼穹,碾壓一切,田洛隻是站在那,李銘便感覺到強烈的壓迫,但他依舊站得筆直,破碎的君圖再一次凝聚,幻化成一張巨大的畫卷。


下一刻,李銘伸出手指,手指變化成一柄劍光,麵對無盡的聖影壓迫,他竟緩緩的閉上眼去,隨著萬千聖影朝他斬下,他口中吐出幾個字去。


“無分內外,逍遙斬!”


“嗡!”戰台上,從李銘所在的地方,突然卷起萬千劍影,隻一瞬間,劍影便將戰台全部籠罩了,那些劍影宛如暴雨淋漓,瘋狂而至,最關鍵的是,那些劍影完全是無差別的攻擊,李逍遙自身也受到可怕的劍光。


“噗嗤——”李李銘吐出口血去,渾身白衣,全部被斬破了。


上方,田洛臉色蒼白,他發現那些劍影十分強勁,根本無法擋下,他的聖人鎧甲都開始破碎,但正是如此,他想不通,李銘這樣的攻擊,完全等於是自殺。


“你個瘋子!”田洛發出一聲慘叫,整個人都陷入到劍氣中了,可怕的劍氣內勁在體內肆虐摧殘著,轉眼間,他整個人倒飛出去,砰的一聲,狠狠砸在戰台上。


再看另一方,李銘比他更慘,沒有聖人鎧甲的防禦,渾身早已變成血人了,但他依舊站在那,鮮血順著他垂落的手臂留著,他抬頭看向田洛,燦爛一笑:“看來,是我贏了。”


田洛渾身抽搐著,隨即苦澀的搖搖頭,即便是領悟了聖影,依舊敗了麽?但這一戰,他敗的不冤。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