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9章初臨神宮
loading...

第1149章初臨神宮


望著那背影,還有耳邊纏繞的話,楚岩的身軀輕顫了下,微微動容。


九天玄塔,天星絕塵典不簡單的事,之前秦紫萱也曾與他說過,隻是那時,他境界還很低,並未放在心上,所以到了仙域,其實便鑽研的很少了。


沒想到,如今這一位高僧竟又與他說了同樣的話。


那天星絕塵典中,究竟有什麽?


九天玄塔,與其又有什麽關聯?


娘親又給自己留下了一條怎樣的路?


冷王看向一旁低沉的楚岩,關於九戒高僧的話,他知道的也甚微,幫不上忙,走上前,拍了拍楚岩的肩膀:“小子,別多想,這三年中你修行進步很快,已參悟十一大意識,準備一下,三日後,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楚岩點下頭,從塵間一路走來,便能看出,他並非鑽牛角尖的人,尤其是關於母親的事,他也明白,以他如今的力量,還不夠,差的太遠了,即便知道,對他也未必有用。


——


三日後,聖山之巔,楚岩龐大的魔軀已在此等候。


在他身後,冷王、焱帝邁步走來。


“前輩。”楚岩尊敬道。


“走吧。”冷王神色嚴肅,點下頭,隨即他抬頭,看向聖山之上,召喚來一隻巨大魔鵬,三人一同躍上其背,衝著蒼穹之巔扶搖而上。


魔鵬速度極快,即便如此,三人依舊用了數日時間,之後又穿過一片雷霆之池,這才來到一處獨立的空間。


這空間極為的古老,仿佛是跳脫出仙域的世界,周圍有無數恢弘的古遺跡,每一座都極為龐大,隻是如今略顯荒誕,隨處可見斷壁殘桓,可即便如此,仍然不難想象當初完整時有多麽輝煌。


楚岩乘坐在魔鵬背上,順著這空間望去,隻見在空間的正中央,有著一座懸浮宮殿,那宮殿傲世天際,即便已破敗了,可依舊充滿神威。


看見那一座宮殿,楚岩的心狂跳一下,因為那座宮殿,他是那樣熟悉,尤其是那豎立在神宮前的一座巨大石碑,上方刻著的那“神宮”二字,他在娘親的記憶中見過無數次。


“這裏,是神宮?”楚岩顫巍巍的道。


“嗯。”冷王點下頭:“仙域之人,皆言神宮神秘,可誰又知道,其實它一直就在這,仙域所有人抬首可見的地方。”


看向神宮,楚岩神色不在平靜了,這裏,便是他娘一手創辦的神宮麽,當年,居住的地方。


如今,他終於也來到這了,又怎麽能夠不激動?


“走吧,到了前麵,你自會明白一些事情。”冷王說道,操控魔鵬,橫跨這一古老的世界,衝著神宮飛去。


“站住!”隨著魔鵬靠近,天穹上,突然降臨一威嚴聲音,便見有一古老之人橫空出世,他身穿一身灰色鎧甲,將魔鵬的道路阻攔。


“晚輩冷王,見過前輩,今日將秦主之後帶來了,還望通融一下。”看見那人,冷王尊敬道。


灰色鎧甲的人掃了一眼楚岩:“他可以過去,你們不行,在這等候。”


“好。”冷王直接點頭,轉身笑看楚岩:“小家夥,接下來便是你自己的路了,雖說按理講,現在還不是你到神宮的時候,不過你終歸是秦主之後,來了仙域,還是要來看一眼的,進不去,也別急,一切隨心。”


對於冷王的話,楚岩不是很理解,但他還是點下頭,獨自一人從魔鵬上躍下,朝神宮走去。


對楚岩一人,那穿著灰色鎧甲的人沒有阻攔,讓出一條路來。


邁入神宮,楚岩的心忐忑著。


時隔多年,他終於來到這了。


神宮中,又有什麽?


神宮懸浮在九天之上,雖和記憶中有些不同,少了那普照仙域的聖光,不過那千層階梯還在,令人意外的是,每一層階梯,都很完整,沒有任何破敗之象,即便時隔萬年,上麵也沒有任何灰塵,被清掃的很幹淨。


楚岩一步步朝前走去,很快他來到千層階梯之下,在這裏,他看見一個人,背對著他,雙手背負,穿著一身黑袍,正是當初一戰,出手相助的前輩。


“你來了。”黑袍道人開口道。


“昔日多謝前輩出手相助。”見到黑袍道人,楚岩微微拱手,他雖與此人素未謀麵,但當日若非是他,自己恐怕已經死了。


“無妨,當年秦主對我有恩,我欠她的。”


“前輩是這神宮的守護者麽?”楚岩想起當初九天玄塔說過的話,神宮,一直都在仙域,隻是沒人敢觸碰,如今來此,倒也難怪,有聖帝守護神宮,仙域中,確實沒幾個人敢來觸犯。


“算是,也不是,你既來了,有些話,輪不到我來說,你上去吧,看你現在,能否入的了這神宮。”黑袍道人平靜說道。


楚岩皺眉,隨即也沒多言,起身朝神宮踏去。


他本以為,神宮千層階梯,可能會留有神紋陣法阻攔他,不然為何冷王和那黑袍道人都在懷疑他能否上去。


意外的是,並沒有,就和尋常階梯一樣,他走上去也很輕鬆。


眼看著,他便要走到神宮前了,隻見他眼前突然卷起一股恐怖狂風,那風有多麽可怕,宛如末日一般,摧毀一切,令楚岩龐大的魔軀都不受控製起來,精神意誌近乎崩塌,他猛的抬頭,隻見在那神宮之前,正站著一道身影。


那人帶著麵具,穿著一身黑色鬥篷,除了一隻深邃如星空般的眼眸外,一切都被遮掩了起來。


“前輩?”身處風暴之中,楚岩低聲道。


然而,那人仿佛沒聽見一般,依舊站在那,一隻眼眸,死死的凝視楚岩,可怕的狂風不停拍打在楚岩身上。


“噗……”楚岩終是承受不下去,噴出一口血去,身上早已多出無數的血口來,他在抬頭看向那人,露出一抹不解,和想不通。


“真夠弱的,就憑你現在,也妄想入神宮?”


麵具之人冷哼聲,那風暴隨之散盡,楚岩才長鬆口氣。


隨即楚岩也有些不悅了,他來神宮,隻是想了解一下秦若夢的過去,可剛到這,便被人虐了一頓,誰心裏會舒服?


“前輩這話倒是夠可笑的。”


“什麽意思?”


“我雖不知前輩是何人,不過能守護在神宮之地,必是已修行萬年,可我至今為止修行不過百年,你出手虐我,自然容易,可不知前輩修行百年時是何境界,仙位?還是仙尊?”楚岩冰冷的道。


“你想和我說,若給你時間,你遲早有一天能贏我?”麵具之人笑道。


“沒錯。”


“好,那你可以走了,等時間夠了,你能贏我了,再來吧。”麵具之人點下頭,楚岩臉卻一黑,尼瑪,這人,開玩笑呢麽?


他雖不知麵具之人的境界,可如今魔軀之下的他,頂級仙尊都能殺,對方絕對是在仙帝以上的。


再加上他能看出,這麵具之人才是神宮真正的守護者,他剛一出現,那黑袍道人都對他露出尊敬之色,要知道,黑袍道人可是聖帝啊,可想而知,此人的境界會有多高,至少也是聖帝級別啊。


等他能贏了對方再來?不知又要多少年了。


“怎麽,你沒有信心?”麵具之人又問道。


楚岩搖搖頭:“不,相反,我很有信心,隻是修行非一蹴而就,前輩又何必為難與我?況且,神宮聳立於此,前輩守護在這,不久是一直在等我麽?”


“等你?你真自信,神宮是神宮,你是你,我為何要等你?就憑你現在的實力?等你,又有何用?你也配?”麵具之人一點也不客氣的道,楚岩嘴角一陣抽搐,卻無言反駁。


“今日,允許你來神宮前,也隻是想見你一麵,不過神宮之中有大天機,不是你現在境界能觸碰的,若有朝一日,你能贏過我了,我自會放你進去,但不是現在。”麵具之人又說道。


“那我一直贏不了,就永遠也入不了神宮?”楚岩皺眉道。


“對。”麵具之人點頭道,楚岩徹底無語了,這人,還真是鐵麵無私。


“若是如此,那前輩當日又何必讓人救我?又何故讓冷王前輩千裏迢迢帶我來這一趟?”


“因為你是秦若夢之子,我也想要看一看,她覬覦厚望的愛子,究竟有什麽不同。”


“現在看見了?”


“看見,也沒什麽不同。”麵具之人點頭道,楚岩有一種想殺人的衝動,他雖不敢說自己天賦無雙,可至少修行至今,一直做到最好,今日可好,竟被對方貶低的一文不值。


“你不用不服。”看見楚岩不爽的樣子,麵具之人淡淡開口:“在你看來,這一路修行,你同境無敵,如今又有大機緣,得全九品命魂,領悟十一道意識,已經很強大了,至少仙域,從未有你比更出色的人,對麽?”


楚岩沒有否認。


“但你又可知,這天地究竟有多大,比你強的人,又有多少?且不說遠的,隻說不久前,一位聖帝,便能讓你如喪家之犬,落荒而逃,即便用了邪魔降世,也無濟於事,最後還是需要我派人去救你。”


“而這,還隻是在仙域,那更遙遠的地方呢?若夢留給你一些記憶,你應該知道,她的仇人會有多強,那些王族,還有更強的人,即便是秦若夢當初都難以對抗,何況是現在的你?”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