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3章
loading...

在金誌飛倒下的霎那,淩塵的身體也是輕輕地落在了地上。


那台上眾多旁觀的璿璣殿弟子,都早已目瞪口呆。


金誌飛是誰?那可是璿璣殿貨真價實的真傳弟子,實力雖然在真傳弟子中排不上號,但能當上真傳弟子的,都至少是聖者以上的修為,然而眼下卻是被淩塵給輕而易舉地擊垮,連還手之力都沒有。


實力差距太大了。


“厲害啊,這個年輕人。”


負責月比的裁判,是璿璣殿的外殿長老,他之前就聽幾位璿璣殿的內殿長老說了,這個淩塵不一般,即便是放在真傳弟子當中,也是佼佼者的存在,沒想到今日一見,果真是如此。


“竟然一招就搞定了金誌飛,淩塵兄弟也太給力了。”


韓立一臉激動地看著淩塵,那金誌飛在璿璣殿素來囂張跋扈,目空一切,是那白宏的狗腿子,想不到竟然被淩塵給秒殺了,真是大快人心。


“淩塵的身手,比以前更快了,看來他的傷,應該好很多了。”


韓雅同樣是十分驚訝,她想著淩塵和金誌飛怎麽著也得打上一段時間,卻沒想到淩塵如此輕易地就將對手給搞定了,簡直不敢相信,對手是金誌飛。


“來幾個人,幫忙把他抬下去吧。”


淩塵瞥了一眼躺屍的金誌飛,向著那擂台周圍的璿璣殿弟子道,旋即便準備下台。


“小子,有種就給我站住!”


然而淩塵準備走下擂台的霎那,從那身後的方向,突然傳來了一道厲喝之聲!


淩塵停住腳步,轉身望去,隻聽得一道破風聲傳來,視線當中,赫然是多出了一名紅衣身影,正是那白宏身邊的那位紅衣青年。


淩塵隻是瞥了那紅衣青年一眼,“你又是誰?”


“璿璣殿真傳弟子,上官辰!”


紅衣青年一臉冷意地看著淩塵。


“我的比試已經結束,閣下若要比試,還請找別人吧。”


淩塵卻根本沒打算和這上官辰一戰,剛才是那金誌飛自己吃飽了撐著挑戰他,他才會出手,如今這上官辰突然跳出來,淩塵沒理由陪他們一個個玩。


“怎麽,你怕了?”


上官辰臉上立馬湧上了一抹譏諷之意,“你是不是怕輸給我?僥幸贏了一場,就不敢再比一場了,就這點膽子,還想成為真傳弟子?”


“我能不能成為真傳弟子,不是你說了算,你也沒這個資格。”


說罷,淩塵便是轉身,自顧自地向著台下走去。


“你這個懦夫,吃我一槍!”


就在淩塵才走出沒幾步,上官辰的手中,火光暴漲,已是出現了一柄火紅色長槍,在出現的霎那,便陡然向著淩塵的後心洞穿而去!


“淩塵,小心!”


見得這上官辰竟然直接出手,台下的韓雅也是忍不住驚呼了一聲,這個家夥,未免也太卑鄙了點!


這個時候,淩塵也是陡然停住了腳步,而上官辰的槍芒,也已是陡然逼近了淩塵的後心,在那槍頭的位置,炙熱的火光急劇湧動,那等高溫,令得空間都是隱隱扭曲了起來。


鐺!


淩塵在轉身的霎那,左手用劍鞘擋在身前,正好封住了炙熱槍芒行進的路線,那槍頭猛然刺在淩塵的劍身上,霎時綻放出萬千火星,猶如絢麗的煙花一般。


在這等槍芒衝擊之下,淩塵的身體也是向後飄退,很快就到了擂台的邊緣,眼看就要被逼出擂台。


“滾下去吧!”


上官辰臉上陡然浮現出一抹陰冷的笑容,雖然沒能教訓淩塵,但能將這個囂張的家夥給打出擂台,也是大快人心的事情。


“停下!”


就在淩塵即將被逼出擂台範圍的時候,淩塵卻是突然暴喝一聲,隨著他這一喝,他的身上,陡然爆發出一股驚人的氣息,而就在這股氣息爆發的霎那,他的身體,也是猶如中了定身法一般,就這麽定在了擂台邊緣的位置,即便身後就是廣場,淩塵的身體卻紋絲不動。


“什麽?”


上官辰一副見了鬼的模樣,眼看著淩塵就要被他擊敗,卻不想跟中了邪一樣,淩塵說停就停,他還真就沒法再讓淩塵再退一步了!


“可惡,星屑旋轉槍!”


上官辰眼中陡然閃過一抹森冷之意,而後他大吼一聲,體內深層次的力量激發了出來,他的眉心,一道猶如星辰般的靈紋閃爍而起,而在此同時,他手中的赤紅長槍也是急速旋轉了起來,隱隱之間,仿佛有著一顆熾熱的星辰在發光發熱,無數的星屑,在這旋轉之間爆裂開來,瞬間將這股槍勢提升了數倍,衝擊力也是成三倍,甚至五倍增強!


在如此驚人的衝擊之下,就連淩塵身後方位的廣場都受到了影響,處於淩塵背後錐形區域的璿璣殿弟子,能夠感覺到一股十分強大的壓力,若是沒有擂台周圍的這股防護罩在的話,他們恐怕連這股槍壓都抵擋不住。


“給我敗!”


上官辰大吼一聲,渾身青筋凸起,使出了吃奶的力氣,他就不信,這樣淩塵還能抗的下來!


然而就在他火力全開,力量全部爆發的瞬間,淩塵卻是突然手掌一鬆,身體猶如鬼魅一般向右移動,任由上官辰火力全開地向前刺去!


嗤嗤嗤……


磅礴的槍芒從淩塵手中雷音劍的劍身上劃過,劃出極為璀璨的火星,然而上官辰整個人,卻連同他手中的赤紅色長槍,都是沒能掌控住力道,直接順勢就向前飛出了擂台!


“砰”的一聲,上官辰的身體,就這般灰頭土臉地砸落在了地上,旋即狼狽地爬了起來,當他欲要再度衝上去和淩塵戰鬥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已經在擂台外麵,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


這個混蛋,竟然在他全力爆發的時候,以巧力躲避了他的攻勢,不僅讓他刺在了空處,還讓他在慣性之下飛出了擂台,簡直是豈有此理。


“蠢貨!”


看到這一幕,不遠處的白宏也是臉色鐵青,忍不住罵了一聲,這個蠢貨,竟然用力過猛,沒把淩塵逼出擂台,倒把自己給弄下去了,實在是蠢到了極點,無可救藥。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