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又pia飛一個
loading...

術法攻擊可以躲麽?顯然是可以的。


但這僅局限於理論上。


就像你問,人可以躲子彈麽?理論上,也是可以的。


因為躲的不是射出來的子彈,而是開槍的人。


子彈的飛行速度,顯然不是人的反應可以反應過來的。但隻要比開槍的人反應快就可以了。


王塵這個是同樣的道理。


術法的飛行速度,他肯定比不上。


畢竟那是純能量,而他這是一百多斤的純肉身,哪能快過純能量?


但沒關係,快不過術法,還快不過施展術法的人?腦神通,就是用來幹這個的!


在王塵眼裏,此刻的常鬆陽真的跟麻瓜也差不了多少。


雖說他這一套施法動作,流暢得沒有半分尿點,從大炎爆,到火流刃,到火狼召喚,再到星隕落,再切回大炎爆……循環往複,周而複始,行雲流水得如同藝術,簡直令人歎為觀止。


可是……沒用。


在龐大腦力的灌注之下,王塵此時的雙眼,就仿佛是那24k純鑲鑽的鈦合金狗眼一樣,對他一切施法意圖,通通洞若觀火。


大炎爆?想炸我左腿位置是不是?可以,我躲。


火流刃?想斬我腰部是不是?很好,我再躲。


火狼?想咬我哪裏?襠部?尼瑪,小王八蛋夠毒,不過算你夠狠,老子再躲!


星隕落……


招招狠辣,式式要命,可……有用?!


24k純鑲鑽鈦合金狗眼之下,一切攻擊,無所遁形!


我是快不過你的攻擊,可我快得過你的動作!


在我腦神通之下,你小子撅個屁股我都知道你是要放屁還是拉屎,試問這種情況之下,你怎麽鬥得過我?!


旋轉,跳躍,我閉著眼……


於火焰中跳舞,在火焰中蹦迪,這一刻,王塵真的是騷得不行……


除了常鬆陽還保持著慣性,一臉呆滯地那裏繼續維持著轟炸區的狂轟亂炸,其他人,包括江舞月在內,此刻已經完全看傻。


“這……商量好的吧?!”


眨著漂亮的大眼睛,江舞月終於回過神,卻發現方才因為極度震驚,她嘴巴張得老大,現在嘴唇有些幹澀。


攻擊閃躲,不是什麽值得驚訝的事。即便躲避的是術法攻擊也是如此。


左右不就是跑麽,隻要速度夠快,悲傷都追不上自己,更何況區區術法?


但王塵這個,顯然不是簡單的攻擊閃躲,他是在歸避,歸避術法攻擊!


閃躲是跑,歸避是小範圍內的閃躲,顯然,這是不能比的。


肉身快不過能量,能量砸過去,你怎麽知道你閃不閃躲得掉?


就像躲子彈,哪一個不是翻滾加大跑加大跳,真的讓人在一小塊區域內閃躲,哪怕的確是訓練有素,可以在開槍人動作之前反應,可誰敢?


隻要中一槍,那是要死人的!


王塵這個就更不用說了。以這常鬆陽的施法速度和施法節奏,顯然這不可能是小手槍,而是加特林!會“嗒!”“嗒”“嗒!”,還會冒藍火的那種!


在這種狂轟亂炸之下起舞,簡直誇張得不能再誇張!


所以江舞月才會以為他倆是不是商量好的,因為提前知道常鬆陽的攻擊落點,所以王塵才可以輕鬆躲開。


換而言之,她認為這是這兩個傻逼在自導自演的一場大戲。


抱有跟她一樣想法的,還有武院的那些人。


原本這些人跟常鬆陽是同一陣營的,因為同被王塵搶過,同仇敵愾之下,自然是希望常鬆陽將王塵按在地上大力摩擦,最好真的打得他一年半載下不來床才算解氣。


然而現在,眾人的表情變了。


“媽的,這個常鬆陽在幹什麽!如此拙劣的演技,是在逗我們玩嗎?”


“演戲?不會吧,常鬆陽也被這小子搶過凶獸,他有什麽理由跟這小子聯手演戲來耍我們?”


“那我哪知道。不過你看這模樣,除了聯手做戲還有其他解釋嗎?尼瑪,還肉身躲術法,你特麽咋不再假一點呢?!”


“快看那小子,把眼睛都閉上了!這,這身段……他在跳舞!臥槽,這也太尼瑪騷了吧!做戲你也做得真一點啊,常鬆陽,你特麽是在汙辱我們的智商嗎!”


人聲嘈雜。


最後,眾人都忍不住了,直接站起身來,在那裏咆哮:“常鬆陽!認賊作父,你特麽還想不想混了!”


聽到聲音,常鬆陽臉都綠了。傻逼,你會不會說話,什麽叫認賊作父,你哪隻狗眼看到我喊“爸爸”了!


話雖如此,常鬆陽自己也覺得眼前這一幕非常詭異。


知道眾人心中的懷疑,他也很想證明自己能射中……能打中王塵。可事實是任他如何瞄準,如何出其不意,這小子就仿佛他心中的蛔蟲一般,清楚且清晰地知道他的想法,並在他出手的一刹那,馬上做出完美的歸避動作,讓他幾欲吐血。


“媽的,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常鬆陽都快瘋了。


遠處,原本有些不在意,隻是當熱鬧看的聶忘三人,此刻目色微凝。


“這身法……入微了吧?”


凝眉看向王塵,良久,聶忘緩緩吐聲,“先前看這小子,隻是覺得有些門道,沒想到他竟然可以做到肉身躲術法,這已經是觸碰到入微級身法的門檻了。”


“說入微級言之尚早,不過,也快了。”


隗鬼虎緩緩點頭,也是道:“這小子可以啊,年紀輕輕,居然摸到了入微級身法的門檻?老子在他這個年紀,都還不知道身法境界為何物,也就是到了軍中才開始接觸,就是這樣,也花了我整整三年才從基礎級身法進入入微級。我那是從屍山血海中練出來的,而這小子,居然能在入伍之前觸碰到入微級身法的門檻,這天賦,有夠誇張的啊。怎樣,老聶,是不是給他個恩典,特例招進咱們帝軍隊伍訓練?這小子,是個好苗子啊。”


“現在招他入伍?”


聶忘沒說話,旁邊的白如風直接一怔,“這小子才剛剛進入夏武上院,你就征他入伍,瘋了吧?”


“什麽玩意?!”


聶忘隗鬼虎齊轉頭看他,“這小子……是新學員?!”


白如風點頭,“他跟我一道進京的,你說呢。”


聶忘:“……”


隗鬼虎:“……”


沉寂半晌。隗鬼虎看向聶忘,“特招的事情先算了。不過此子要留在我們鬼虎小隊的名單,重點觀察!這種好苗子,絕對不能錯過!”


“是!”


再看那邊。


“pia!”的一聲,常鬆陽也被王塵那根又長又粗,又黑又硬的大寶劍,一劍抽飛……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