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於火焰中狂舞
loading...

“武器?哼,想用隨便用。隻要一會別為你的敗北找借口就行!”


一如先前的顧弘,常鬆陽的回答,絲毫沒出王塵的意料。


掩去了器神之光的8星黑銅重劍,從外表看,隻是一把普通的靈兵。


挺多就是這把靈兵看起來挺黑,挺粗,挺長,挺硬……


顯然,他們是還沒意識到,自己手上的黑長粗硬,不是一般的黑長粗硬……


“地榜一百二十三的常鬆陽是吧,聽起來好像很牛逼樣子,那我們這就開始?”


手持黑銅重劍,王塵笑得很是淫蕩。


當麵求艸……哦不,當麵求打臉什麽的,最刺激了。單純善良的王神壕保證,看老子一會不艸得你欲仙欲死!


一旁,聶忘點頭,“開始吧。常鬆陽是吧,能上地榜,說明你有點門道,拿出點樣子來,方才那個姓顧的小子,可是給你們天字班的學員丟人了。”


聶忘這般說,常鬆陽當然不敢怠慢。


畢竟先前幾位將軍對他們這一屆的觀感就不是很好,如果在同等級之下,連一個小鬼都收拾不了,也別說聶忘再毒舌了,他自己就得羞愧得當場自盡!


此戰,隻許成功,不許失敗!


看向王塵,常鬆陽目色微凝。臉上雖是藐視,心中卻絲毫不敢大意。


“麻煩督軍大人了。”他道。


聶忘沒說什麽。屈指彈動,如法炮製封去他的修為。


幾乎是在修為被封去的刹那,常鬆陽動了!


“給我躺下!”


漫天火羽,在他袖袍撫袖間從天而降。道道火羽,長有一尺,大也有三寸,說是火羽,跟匕首也差不多了多少了。


漫天火芒閃動,直接朝著王塵所在的區域進行無差別打擊。


他快,王塵反應的也不慢。


幾乎是在嗅到了火焰氣息的前一秒,王塵雙足一踏,腳下大地頓時層層龜裂,地表呈蛛網狀向四麵擴散,而他則是借著這股龐大的反衝力道,整個人如若流矢,直接飛射出去,險之又險地躲過這一記。


“轟!”“轟!”“轟!”


火羽散下,打在地表,頓時發出如雷驚爆的轟隆聲,同時地表焦黑,一股濃鬱的焦臭味道散發出來。


“哼。”


一擊未果,常鬆陽臉上無波無瀾。


早見識過王塵的速度,他可不指望自己在修為被壓到靈士九星的情況下還能穩穩將其壓製。


不過無妨,速度再快,武者依舊是武者,隻要不給他近身的機會,便永遠翻不了天。


“凰舞。”


他足下輕輕一點,赤黃且明亮的焰火裹著他的身子,刹那遠遁。


顯然,這是一門身法。


不同於王塵那粗魯狂暴的移動方法,常鬆陽的這門身法,輕盈且優雅。


明媚黃焰裹身,他直接如凰馭空,消失在原地。


王塵一劍劈來,瞬間落了空。


“轟!”


空氣被王塵打爆。


幾乎就在空氣爆炸的刹那,常鬆陽得意且不屑的聲音響起:“大炎爆!”


“轟!!”


下方三丈土地,直接被一股狂暴的火焰力量轟上了天。


不用想也知道,這是一處火焰陷阱。


先預施術法力量於腳下,然後以自身為餌,勾引王塵過來,在王塵過來的刹那,先一步遁去,見他對自己出手,當即引爆。


不得不說,常鬆陽這招很陰,也很有效。


猝不及防之下,王塵也跟著被轟上了天。


還好的是,這貨用的是靈士九星層次的力量,雖說傷到了他,卻沒能將他重創。


別的不說,對自己身體王塵還是很有自信的。單就肉身強度而言,他覺得能媲美高他兩到三重的武者。


再加上這一記“大炎爆”的力量實在不強,雖說結結實實吃了一招,有些灰頭土臉,但也就僅此而已。


“娘匹皮的,居然跟我玩陰的!很好,你成功激怒我了!”


一個折身勉強穩住了身形,被一記“大炎爆”轟得跟個非洲小土著一般的王塵看向常鬆陽,目色一凝,刹那間,腦神通全開!


“不是想跟我玩戰術麽,老子就跟你玩!預知,洞察!”


腦神通的能力有多強大呢,這麽說吧,普通人看到腳動,可能會下意識地以為這人想動,想跑,可往哪動,往哪跑,馬上就不知道。


可在腦神通的能力下呢,王塵不僅能知道這人想怎麽動,怎麽跑,還能預知到他下一步的所有動作。包括洞察到他是不是假動作,是不是想偷襲,任何一種可能,在腦神通的能力下都無所遁藏。


也就是說,普通人在看到一種現象的情況下,隻能想到“一”,而擁有腦神通,則能想到“十”,甚至是“一百”。


就更不用說在激戰的情況下,很多人連這個“一”都看不到,都是憑借本能在反應。


這就是擁有一顆超級大腦的好處了。腦神通雖然無法提供實質的戰力增幅,但有這腦神通在,王塵膽敢挑戰比他高一等,甚至是兩等的存在。


此刻腦神通火力全開,常鬆陽這個lyb想在他麵前玩戰術,顯然是不存在的。


看向站在那裏的常鬆陽,似是察覺到了什麽,王塵冷笑,“嗬嗬,你特麽還來?真當老子會被同一招數套路兩次?”


“好招不怕多用。”


被對方洞察到自己的意思,常鬆陽也不惱,嗬嗬一笑,“不過既然被發現,那就沒辦法了。來吧,再送你一發‘大炎爆’,不過這回是超遠程的!炎爆,雙爆!”


火係修士的戰鬥動靜,真是驚天動地。


即便常鬆陽此刻已經被壓製住了修為,兩發炎爆貫穿虛空,如龍將王塵吞噬,亦是打出了要轟塌虛空的氣勢。


“還沒完呢,流刃,火狼,星隕落……感受來自火焰的熱情吧!”


常鬆陽癲狂大笑。就像一個大齡中二病患者。


道道火芒在他指間閃動,每動用一次術法,他都要大喊一聲,真的中二到了極點。


然而中二歸中二,道道術法的殺傷力還是非常恐怖。


別說區區武師一重,2星凶獸那種皮糙肉厚之輩,在這種火係術法的狂轟亂炸之下,都不一定撐得住。


然而下一刻,常鬆陽臉上的笑就僵住了。


因為就在那火焰風暴的正中心,王塵非但沒事,反倒一臉淡然地在那裏左蹦右跳,蹦一次,就讓他歸避掉一道火刃,跳一回,就讓他躲過一頭火狼。為了省事,常鬆陽消耗了大量靈力那片區域進行大麵積的狂轟亂炸,結果他駭然發現,那麽多的術法攻擊,竟然沒有一道打得中……


這也就罷了。火海之中,王塵如同狂舞般在扭動他的腰肢,明白的知道他是在躲避術法攻擊,不明白的,可能會以為他這是在跳舞……


因為看他那一臉賤賤的表情,時不時還朝常鬆陽挑眉賤笑,分明,是騷得不行……


常鬆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