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兄dei 可以用武器不
loading...

事實證明,你永遠救不活一個一心作死的人。


王塵強強在哪裏?


一鍵秒殺,還有多出來的分身係統就不說了,畢竟這不能輕易示人。


單單他自身,強在哪?


修為麽?也許跟豐泉城的那一波人比起來,他這武師一重的修為的確是強。可在帝都這邊,就完全不算什麽了。


那麽是武技?玄冰掌?風神腿?論武技靈技,顧弘這種帝都頂級天驕,還是武院高年級天字班學員,絕對可以把他虐出血來。


那是神足通,腦神通?的確,這占優勢。因為肉身潛能開發,似乎隻有他修煉的萬生訣能做到。但,僅此而已。


神足通讓他擁有領先其他人的速度,腦神通讓他擁有龐大的思維能力,可他麵對的,可是顧弘這種帝都天才啊,還是修行多年,已經完全成長起來的帝都天才,這兩大神通,難道可以讓他麵對顧弘有碾壓式的優勢,可以一招抽飛他?顯然不可能。


修士又不是武者,所能利用起來的手段,超乎武者的想象。


比如速度不夠,有的是靈技和術法來湊。身為帝都的超級天才,一不缺資質,二不缺銀子,憑啥練不成厲害的速度法門?


就算無法與王塵的速度比擬,卻也不至於被碾壓吧?


至於腦子這就更不用說了。腦神通雖然讓王塵戰力大幅度提升,可這是戰力,不是實力,想一招抽飛顧弘,可是需要強大的硬實力的!


你腦子夠好,肌肉無力,又憑什麽能一招輾壓顧弘這種超級天才?


其實說到底,能做到這一步,關鍵還是他手上的黑長粗硬——8星黑銅重劍!


而因為說大話,在王塵問能不能用武器裝備的時候,顧弘很是牛逼地說“隨便用”,於是乎……


一道優美的拋物線之後,顧弘跟顆大蔥似的,頭朝下,直接插在地裏。


原本嬉笑連連的眾人:“……”


“呃……我,我沒看錯吧?顧弘……一招敗了?!”眨眨眼,有人一臉懵逼地道。


旁邊一人傻傻點頭,“似乎……是被一劍抽飛了……”


短暫的窒息後,有人激動地直接站起來,“我去你二大爺!一劍pia飛,怎麽可能!”


“這顧弘好歹也是能進地榜的人啊,一手術法使得行雲流水,滴水不漏,隻要進入他的節奏,高他兩重小境界的武者都得倒大黴,憑啥這小子一招就能將他抽飛?這太假了吧!”


“剛剛顧弘用了‘地爆天星’對吧?這好歹也是他的成名術法之一啊。能用地爆天星,說明他早就暗地裏準備了,說不定在跟那小子廢話的時候就在溝通腳下大地,醞釀術法,這說明他根本沒有掉以輕心,沒有大意輕敵啊,隨後的節奏應該一波接一波,轟得這小子懷疑人生才對,為啥要頃刻間落敗,還被一劍抽飛?我特麽看不懂哇!”


一幫人造作了!


不怪他們震驚,實在是這太不合常理。


顧弘,雖說在他們這幫人中不算太強,卻也是中等之資。


畢竟是能進入學院地榜的人,好歹手上也是有兩把刷子的。雖說這貨的綜合實力確實不咋樣,但那一手地係術法的確是耍得有模有樣啊,要不然他怎麽進的地榜?


然而現在,就是這樣一個地榜高手,在眾目睽睽,大庭廣眾之下,被一個武師一重用一根……一把黑長粗硬,當場抽臉pia飛?這太假了!


“會不會是這三天三夜的血戰,讓顧弘精神恍惚這才發揮失常?”有人道。


“不……可能吧?畢竟他可是嗑了一枚起靈丹的,靈力這方麵應該沒問題。”


“那是靈力,我說的是精神方麵。畢竟千裏奔襲,血戰三天三夜,是個人都受不了。再加上被這小子氣的,發揮失常,也應該不難理解吧?”


眾人麵麵相覷,互相在那裏道。隻是這理由不知是在說服別人,還是在說服自己。好一會兒,才見有人緩緩點頭,“應該是這樣了。否則解釋不了為什麽一個地榜高手,打不贏一個連天字班學員都不是的武者。”


“那現在怎麽辦?繼續上還是……”


“廢話!肯定繼續上啊!想想那小子先前的所作所為,不打他個半身不遂,你能忍?!”


“不能忍。可萬一他不應戰怎麽辦?”


“不應戰?”


說話的那人冷笑,“事到如今,可由不得他不應戰!你看我的!”


言罷,這人直接站起:“地榜一百二十三常鬆陽,請賜教!”


那邊,王塵還保持著一劍pia飛顧弘的姿勢,眼見又跳出一人來,他眼睛一眯,“咋滴,倒了一個又來一個?你們這是想用車輪戰輪死你王大爺?”


常鬆陽一雙星目微眯,“你怕了?”


“嗬嗬,激將法。”收回姿勢,看向這常鬆陽,王塵嗬嗬一笑,“不好意思,我智商在線,激將法這東西,對我不管用。”


常鬆陽霍然轉身,看向聶忘,“大人,軍中規則,避而不戰者,當如何?”


聶忘眉目一挑,“杖五十。月例減半。”


常鬆陽一笑。朝聶忘一抱拳,還沒說什麽,那邊,王塵開口:“你跟我說這些沒什麽用啊,我又不是夏武帝軍的人,打也打不到我身上啊。”


“夏武上院,同樣如此!”


轉頭看他,常鬆陽冷笑,“小子,你說你現在是痛痛快快領一頓打,還是回去我把你懦夫的形象宣揚得全武院上下,人盡皆知?”


軍武夏國,榮譽高於一切。


如此國情之下,哪怕是普通帝都居民都把尊嚴看得很重,如果讓人知道一個武院弟子麵對他人約鬥,因為恐懼避而不戰,那可就不是嘲笑那麽簡單的事情了。嚴重一點,整個人毀了都有可能。


沒人會想重用一個懦夫。哪怕他隻是在一場微不足道的約戰上露了怯。


話都說到這份上,隗鬼虎也看了過來,“小子,畢竟是你有錯在先,這場戰鬥,你不能不應。”


“應可以,但先說好,還有幾個?”


點指正一臉仇恨看著自己的武院眾人,王塵道:“約戰也要按照基本法吧?這些人要是都上,難道我還得一個一個跟他們打?”


“三場。”


不待那些學員開口,隗鬼虎替他們做了抉擇,“你能贏三場,就證明了你自己。強者世界,實力至上,如果你能證明自己確實比這幫人強,不僅先前的過錯可以一筆勾銷,本座還可以保證這幫人不再煩你。如何?”


“一言為定!”


王塵嗬嗬一笑,轉頭看向那常鬆陽,“兄dei,可以用武器不?”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