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小子 滾過來受死吧
loading...

聶忘一席話,直接捅了馬蜂窩。


說他們不如帝軍戰士他們認可,畢竟這三天下來,已經證明了這一點。


可要說他們不如這個隻會搶怪的垃圾紅領巾?還是處處不如?這尼瑪就忍不了了!


我們特麽到底哪點不如這個垃圾,還處處不如,將軍,你恐怕是在逗我!


當下,也顧不得聶忘的威嚴了,一人直接站出來:“大人,您說別的我們信,但您說我們不如這個隻會搶怪撿便宜的垃圾,還是處處不如?這未免有些太汙辱人了吧!”


“汙辱?”


聶忘樂了,“你們還知道汙辱啊。想不被汙辱怎麽不拿出點樣來?別的不說,就你們先前那慫包表現,本座罵你們一句‘辣雞’都是抬舉你們。說你們處處不如人家怎麽了?就先前的戰鬥情況來看,你們之中的絕大多數人,的確不如這個打雜的小鬼。”


這一下,眾人是真的炸了。


你可以罵我們是辣雞,因為你是帝軍戰將,身份超然,實力也超然。


你也可以噴我們是廢物,畢竟我們的戰鬥經驗的確不像你們帝軍的戰士一樣老道,各方麵的戰鬥素質也不如帝軍之士。


可你說我們不如這個打雜的臭不要臉?這,簡直就是人格汙辱!


別的不說,除開武院弟子的身份,這些年輕人哪一個不是大世家,大勢力的公子小姐,平白哪受過這種鳥氣?


當下,一人雙目通紅,臉泛青紫地站出來,一指王塵,“雜碎!我要跟你決鬥!”


“決鬥?”


王塵“呃”了一下,“為啥?”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還特麽為啥,你是腦子有坑嗎!


那人氣得臉色青紫。指著王塵,想說什麽,卻發現自己舌頭打結。


還好旁邊又站出來一人,替他道:“是不是處處不如,比一下不就知道,哪來的那麽多為什麽!”


“說得沒錯!”


又一人站出來,看向王塵,目色冷冷,“怎麽,你怕了不成!”


“怕?”


王塵搖頭,“不是我怕,是不想跟你立浪費時間啊。你們不滿督軍大人對你們的評價,找他啊,懟我幹什麽,你們這麽多人,要是一個個都要找我比武,我特麽忙得過來麽?咱好歹也是一天上千靈晶上下的人,很忙的你們知不知道?”


一天上千靈晶是真,很忙也是真……嗯,忙著花錢也是一種“忙”法。老鐵,沒毛病!


有人卻是嗤笑,“還特麽一天上千靈晶……小子,怕就說怕,乖乖認慫就好。就你這種雜碎,原本都沒資格與我等相提並論。如果不是大人所言,說實話,老子連理都不想理你!”


“話雖如此,仇還是要報的。”


一人站出來冷笑,看向聶忘,“還請大人做主,此子蠻橫無理,戰場之上,我們奮勇殺敵,眼看著把凶獸磨得快死,就差臨頭一陣,結果這小子拎著一把黑劍就衝出來搶人頭。髒活累活我們幹,最後收成反倒是他。原本應該是我們的功勳點,現在全歸到了這小子的賬上。且不說這小子如此行事,合不合軍中規矩,單是這口氣不出,我們念頭便不通達!所以,比試也好,複仇也罷,還請大人恩準,讓我與此子走上一手,最多,我不傷他性命!”


打個半死就好。這人在自己心中陰陰笑道。


聶忘沉吟。


白如風上來,臉色淡然。一番血戰下來,他依舊是一身白甲白將。走上前來,那真是一臉的裝逼,“答應他好了。軍中切磋,本就是常事。隻要不死,便無傷大雅。”


“可是……”聶忘看他。你是不是忘了這小家夥是你的小老鄉了?


似是猜到聶忘想說什麽,白如風臉一黑。靈力凝成一線,在聶忘耳邊低低道:“其實,我也很想收拾這小子……”


聶忘:“……”


好吧,看起來你們的關係似乎很複雜,我就不參與了。


最後看了白如風一眼,眼見他臉上的表情不似作偽,這才一點頭,“可以。不過先說好,切磋而已,點到為止。要鬧出人命,可別怪本座無情。”


“大人放心,絕不鬧出人命!”那人大喜。


卻聽聶忘又道:“另外,你這修為需要壓製一下。且不說你是修士,他是武者,光是這境界就不對等。嗯,我看你把修為壓製在靈師一星吧……”


“大人,不必!”


聶忘都沒說人,這人直接一擺手,“我把修為壓製在靈士九星,再讓他雙手雙腿,這小子能碰到我都算我輸!”


王塵:“……”


兄弟,你認真的嗎?


聶忘嘴角一抽,“我勸你還是不要太輕視這小子為好……”


“大人,我認真的!”這人又道,“您說我們處處不如這小子,我們當然要證明給您看!同階境界之下,修士無敵,如果我以靈師一星的修為將他擊敗,那能說明什麽?什麽都說明不了。與其如此,倒不如我用更低一層次的修為,將他蹂躪,如此一來,即便是大人您也不好說什麽了吧?”


聶忘嘴角再抽。你特麽是不是太樂觀了?同等境界之下你都不見得是這小子的對手,還特麽要用低一層次的修為蹂躪他?小夥子,你還沒睡醒呢吧。


聶忘嘴唇囁嚅,方欲開口說什麽,這人直接一擺手,“大人您甭說了,我都懂的,不就是別出人命麽,不必強調。不過一會如果這小子被打出什麽內傷,我可不負責。這點,還希望大人理解。”


聶忘:“……”


行,你牛逼。一會被打得嗷嗷叫,可別怪老子沒提醒過你。


瞥了這個自以為是的傻逼一眼,聶忘直接不說話了。


卻見這人轉身,又看向白如風,“大人,我知他與您關係匪淺,但對不住了,此人行事著實太過惡劣,此氣不出,我念頭不通達!若有什麽得罪之處,小子先跟您賠禮道歉。”


“用不著。”白如風神情淡淡,“一人做事一人當,本座還不至於包庇。最好,你能打得這小子生活不能自理,半個月下不來床,那本座才叫開心。”


王塵:“……”


尼瑪,小白同學,咱們之間無仇無怨,你對我這麽狠是幾個意思?是不是覺得我帥比光環太過強烈,擋著你裝逼的視線了?龜龜,人帥被人妒啊。我有罪,我有罪……


“真的?!”那人眼睛瞪得滾圓,一下大喜過望,“定不負大人所托!”


王塵:“……”


轉身看向王塵,這人笑得陰冷,“小子,滾過來受死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