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回歸揚州
loading...

這一刻,韋潛龍一邊走來,一邊中氣十足的大聲開口,言語間咄咄逼人,毫無顧忌,將玄人的台瞬間拆了個幹幹淨淨。若說之前玄陰門因為荊州桓家的變故還能剩下半點兒顏麵的話,那現在連半點兒也沒有了。正如韋潛龍所說,他們就是一群完全不要臉的土匪。


沒有人能夠看得到玄人那黑袍下的臉,所以也沒有誰知道他此刻的表情如何。不過,所有人卻都能從他那已經顫抖得有些厲害的身軀上感覺出來,他現在很生氣,已經來到了爆發的邊緣。


從來都沒有誰對玄陰門來到揚州是持歡迎態度的,哪怕沒有今日的種種變故,玄陰門就算是真的名正言順,他們也不受歡迎。然而,此刻也沒有誰願意真正去惹怒玄人這個超級強者,因為如今的他,已經無人可以製衡。


所有揚州修士此刻都在心中把歹毒的玄人罵了個千萬遍,罵上了祖宗十八代。可是,他們也都覺得韋潛龍如今實在太過逼人,這種做法恐怕隻會讓揚州蒙受更大的災禍。特別由於他們都感受到了從玄人身上逐漸散發出來的越發恐怖的威壓,他們就更是如此認為了。


韋潛龍話音落下,整個擂台四周便是陷入了長久的沉默。這本是一個對玄人大加討伐的好機會,可卻沒有任何一個人敢站出來。許久,玄人身上的威壓已經濃鬱到了極致,讓擂台四周的弱者都感覺到心髒快要停止跳動了,他那極為陰森的聲音也傳了出來:“好,很好,好一個荊州桓家,好一個青州無量門!正如你們所說,我玄陰門師出無名,乃是覬覦你們先祖的至寶。可是,那又如何?我想知道,那又如何!”


說到這裏,玄人的話突然如同一記雷霆炸響,竟是讓得靠他最近的那一群揚州修士當場昏死了過去。


一喝之威,竟至於斯!


玄人又接著說到:“在這擂台之上,我已無敵。在這揚州地界,我已無敵!賊子也好,土匪也罷,今天我玄陰門就搶了,那又怎樣?今天我不僅要搶了東西,奪了道統,還要把你們一個個都殺了,你們能奈我何?”


“事到如今,那倒也好了。反正你們也都清楚,我無論是否名正言順,此次都是為這一塊地界上的寶貝而來。你們從來都沒有歡迎過我,我也從來就沒有想過你們會歡迎。既然是搶,比起之前的裝腔作勢來,我更喜歡正大光明的搶,肆無忌憚的搶!哈哈哈哈,挑明了,我倒樂得痛快!”


“青州皇,桓家的人,你們不是很仰慕你們的先祖嗎?揚州的諸位,你們不是把無量門的舊地視為聖地嗎?現在,我就去踏入那片土地,去取了那軒轅劍,有本事,你們就來擋一擋看看!”


話到這裏,玄人那黑袍猛無風自鼓,看樣子他就要騰空而起,朝著不遠處的無量門舊地飛過去。


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極為平靜的傳入了場中:“想動我的劍,你可問過我了嗎?”


聲音平淡,不帶有絲毫情緒波動。可是這聲音灌入眾人耳中,竟莫名讓人心神震動。似乎這人修為實在太高太高,高得連隨便一句話也能牽動所有人的心跳。


玄人修為高深莫測,對於地修的波動自是極為敏感。剛才那一句話雖然平靜,卻竟能與他的心律引起共鳴,這讓他心中猛的一緊,穩住身子,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玄人反應最快,其他人卻也不慢。而當所有在場修士目光都匯聚到了擂台南麵的一條大道上時,便都看到了那十幾個正緩步走來的修士。


十幾名修士之中,處在後麵的那些看起來很是普通。他們都身穿統一青色道袍,眼力高的人一眼就看出他們正是荊州桓家子弟。


荊州桓家弟子,修為自然也是平平。至少放到揚州地界來看,不過如此。而放到今天這種場合,更是隻能靠邊站。


然而此刻,這一幹桓家子弟的臉上卻洋溢著淡然的自信,似乎今天就算是天踏了,也會有人幫他們頂著。


而在桓家子弟的前麵,一共站了兩個人。這兩個人氣質極為出眾,雖與桓家子弟走在一起,卻如同鶴立雞群,自有一股卓然的風度。


兩人之中,那老者也同樣是穿了一身青袍,不過更為樸素,卻是普通麻袍。然而,就是這麻袍老者,他的氣質出眾不說,眾人略一感受,竟能在他身上發現如同玄人和丹鬼那般的深不可測。


至於另一個人,則是一名青年。他一身白袍,一頭銀發,加上卓然氣質與風度,讓人想不注意他也難。他的臉上無喜無悲,眉宇間的英氣逼人,如同蓋世王者。哪怕是看上他一眼,也會讓人覺得鋒芒太盛,必須要躲。


反應最快的,還是荊州桓家的那幾個傀儡。他們一眼就看到了來人當中的家主桓林,於是趁著所有人都心神動蕩期間,猛的擠出了人群,跑到了桓林麵前跪下,大喊到:“家主,我們……我們沒有辱沒老祖之名,我們沒有出賣老祖!”


桓林眼中露出深深的憐惜,開口說到:“你們都是好樣的,還不快拜見老祖?今日,有老祖為我們撐腰!”


幾個人一愣,並沒有立馬反應過來,望了桓林半晌,又看了看站在人群最前方,那一臉淡然的青年人。許久,畫像上見過了無數次的臉龐,才終於和這青年人的臉龐重合了起來。


三人同時張大了嘴巴,一臉不可置信的望著白袍銀發青年,甚至都忘記了去拜。


這時,韋潛龍也帶著他的人走了過來,直接拜在了白袍銀發青年的麵前,高聲到:“青州無量門弟子韋潛龍,帶眾不肖後輩拜見祖師!”


聲音清朗渾厚,遠遠的傳了出去,落入了擂台旁所有人的耳中。


擂台之旁,對於桓因最熟悉的莫過於沈靈母子了。他們兩個的眼睛在桓因現身的瞬間就沒有再從桓因的臉上挪開過。隻是,一切都如夢似幻,他們簡直不敢相信,當年那灰飛煙滅的人,如今竟然回來了!


聽到韋潛龍等一眾人的高呼,沈靈終於從夢中驚醒。或者說,她終於明白了自己並沒有在做夢。於是,她的眼隻是一瞬間就完全模糊,被淚水填滿。


渾身顫抖的前行幾步,沈靈高聲到:“大哥,是你嗎?”


此刻,桓因正把眼前一眾弟子扶起,看到那已成中年的沈靈,心中頓時湧現無盡感慨。幾個大步衝到了沈靈麵前,說到:“靈兒,我回來了!”


“是大伯,是我大伯回來了!”葉淩宇激動萬分,直接跪倒在了桓因的膝下,開口到:“淩宇拜見大伯,大伯當年恩德,淩宇永不敢忘。大伯傳授劍道,淩宇日夜修煉,不敢怠慢!”


桓因重重點頭:“好孩子,好孩子!”


擂台之旁,聲音逐漸變得多了起來,有越來越多的人認出了桓因的臉,麵露不可置信。


半晌,一名老者從人群之中擠了出來,衝到了桓因的麵前,一把將桓因抱住,開口到:“是桓師叔回來了,是桓師叔回揚州了!”


桓因一看,這人雖老,卻依稀能看出當年模樣。他,正是禦丹道老友,是桓因當年在揚州的生死至交——王洛!


越來越多的老友認出了桓因,從人群之中擠出來,與桓因相認。桓因一時也有些激動,情緒終於完全寫在了臉上。


一切的一切,直到一個極為陰冷的聲音傳了過來:“閣下當真就是那桓因?”


這個聲音,自然是來自玄人。聲音之中帶著威壓,瞬間將激動的人們全都驚醒。他們下意識退到了桓因的身後,怒目而視。


桓因看著那黑袍人,淡淡的說到:“怎麽,你對我的道和寶貝都這麽感興趣,卻不認得我嗎?”


玄人遲疑了一下,說到:“你不是……”


“你想說我不是早就死了?那又如何,我進入輪回,被打入地獄底層。然而,我道念不絕,執念不斷。如今,我從地獄而來,卻沒想到才回來你就給我導演了這麽一出大戲,你很不錯!”桓因的語氣變得越來越陰冷,而他所說的話,則是讓玄人心中震驚。


玄人這一生自稱修地獄鬼道,他雖沒去過地獄,卻也知道那裏的一些情況。如今,桓因竟然說自己來自地獄,還在地獄底層入道,那如今的桓因,到底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