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玉牌異動!
loading...

有交錯世界的庇護,還有青衣這樣的超級傀儡為自己護法,接下來這一年裏,桓因已經沒什麽可擔心的了。


於是,他環視一圈,覺得自己幹脆可以就地修煉以後,便是直接麵朝那巨大的瀑布盤膝坐了下來,然後一拉上衣,上衣立馬就被脫下。


手臂之上,那條土黃色的細線已經走到了桓因的肩頭上,而且朝著心髒的方向拉出了拐頭。看樣子,桓因在西方八天這一年裏,也沒有完全閑著,他吸收了不少的土屬性珍寶,所以土之力量有了很大的進步。


不過也正是因為在西方八天做過了,所以桓因知道,土源力遠遠沒有自己想象之中的那麽簡單。原本他以為要不了多少土屬性珍寶就可以成就,可按他想象之中已足夠的珍寶,也就把細線推到如今的程度而已。而且他能感覺出來,越是到後麵,需要的土屬性珍寶就越多。所以,他接下來需要的土屬性珍寶,是一個極為恐怖,甚至難以想象的量級。


“土源力到底是什麽東西,需要自身堆積土屬性天材地寶就不說了,而且需量還如此之大。”桓因摸了摸自己手臂上的細線,喃喃自語。


“哎,算了,再怎麽難,如今我也必定能夠成就了。”說到這裏,桓因不再看手臂之上的細線,而是一點儲物袋,頓時便有一道接一道的土黃色光芒從儲物袋之中飛出,然後朝著地麵掉落。


“嘭嘭嘭”之聲接連不斷,那是物體砸落到草地之上發出的。而那從儲物袋之飛中出來的物體,一接觸地麵以後,立馬便會顯露形態,赫然是一個又一個的土屬性珍寶。


土屬性珍寶的持續飛出整整花掉了一刻還要多一些的時間,等最後一塊土屬性珍寶也出現以後,桓因的麵前赫然已經堆起了一座小小的高山。高山之上,滿是土屬性珍寶,而且一個個全是極品,連半個湊合的普通貨色也沒有!


桓因的自信,就是來自這些土屬性珍寶了。此次他在西方八天的收獲極大,整個西方八天最好的土屬性珍寶,怕是至少有三成都落到了他的手裏。若是如此之多的土屬性珍寶都還不能成就土源力的話,那才奇了怪了。


“若非是這次到了西方八天,經曆了商戰,認識了影爵,恐怕我這土源力想要成就,還真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這麽多的土屬性材料,要按正常的套路來搞,若是花仙玉的話,那資產恐怕夠養活一個大元帥的部隊好幾年了!”桓因笑了笑,對自己的收獲極為滿意。


回頭看了一眼青衣,見到青衣正在按部就班的布置陣法,看樣子也不可能出什麽問題。桓因知道,自己可以開始推進土源力了。


“差不多了,一年時間說長也長,說短也短,土源力未知,我能否在一年之內成就尚且沒有把握,還是抓緊的好。”這樣想著,桓因調整了一下呼吸後,開始靜靜的打起了坐。


好久都沒有像如今這般專門修煉過了,桓因的心因為西方八天之中的太多事情而變得浮躁。所以,他首先要打坐靜心。靜下來以後,先吸收土屬性珍寶,讓土黃色的細線衝到自己的心髒位置。到了那時候,他再趁著體內土屬性力量充盈之機去感悟,一旦感悟成功,土源力就能成就!


一打坐,就是三天過去。三天以後,桓因已進入到一種最適合修煉的狀態,於是他慢慢的睜開眼,看向了眼前的土屬性珍寶。


入眼處,是一隻品質絕佳的土地仙。桓因毫不猶豫,伸手抓向這土地仙,準備先將之吸納進入體內。


可是,他的手剛剛伸到一半,他的儲物袋之內卻突然傳出了一陣極為強烈的異動。


“恩?”桓因感到有些莫名,他不記得自己的儲物袋內有什麽活物,那這異動是從何而來呢?


無奈之下,放棄了抓取土地仙,連忙將儲物袋打開來,還沒查探,一件黑色的物體卻是自行從儲物袋之中衝了出來,直接就騰到了半空之中!


桓因眉頭一皺,心想難道是誰在自己的某樣物品上做了手腳?可他抬頭一看,頓時臉色大變!


在空中停留的黑色物體,不是別的東西,而是他的那塊黑玉玉牌,或者更確切的說,是高級巡遊使炎陽的那塊黑玉玉牌!


黑玉玉牌在空中漂浮,自行發出了陣陣黑色的光芒。那光芒強烈,竟如同在空中形成了一個黑洞,要吞噬周遭所有的光線!


“這……這是……”桓因不可置信的看著那自行動作的黑玉玉牌,整個人呼吸越來越急促,臉上的表情也是越來越緊張,甚至就連他的背後都已經有汗水流了下來。


黑玉玉牌,是巡遊使身份的象征,可卻並非僅此而已。其作用還有一個,就是可以讓帝君與巡遊使隨時隨地的建立起聯係。所以,如今這玉牌自行飛到空中,正是玉牌的另一頭那個人要找上桓因了!


“羅睺!”桓因心神狂震,他自見到這這玉牌起,就想到自己或許有機會能與羅睺產生聯係。可他萬萬沒想到的是,羅睺竟是在此時此刻找上了自己。


黑玉玉牌的光芒越來越強烈,以桓因對這黑玉玉牌的了解,他知道那跨越無限空間的聯係立馬就要達成,自己已經沒有時間震驚和慌亂了。


桓因現在必須要做的,是讓自己成為炎陽,成為連羅睺都分辨不出來的炎陽!


高級巡遊使,那都是羅睺身邊非常親近的人物。桓因早就料到會有今日這樣的情形發生,更知道想要在羅睺麵前裝成炎陽極不容易。所以平日裏,其實他都有不斷的翻看那記錄有炎陽生前樣貌、體態和處事風格的玉簡,更不斷的模仿,以求達到盡量的逼真。


而且,其實對於他來說,在西方八天裝成炎陽,一方麵是借助高級巡遊使的身份好辦事,而另一方麵,也是他對炎陽其人的一種不斷的揣摩。


所以,對於炎陽的揣摩和模仿,就如今的桓因而言,其實已經進行了足有一年了。現在的他,不敢說自己已能裝得惟妙惟肖,可至少還原此人八成,他自問沒有問題!


立馬就將麵前的大量土屬性珍寶給收了起來,然後桓因站直了身軀,正視那黑玉玉牌,整個人的氣質也不斷朝著炎陽的方向的貼近,再貼近,更貼近!


與之同時,桓因不斷的平複著自己的心情,告訴自己自己現在就是高級巡遊使炎陽,羅睺現在有事聯係,他應該認真,應該嚴肅,應該有所緊張,但絕對不該慌張。


“以我如今對炎陽的模仿能力,除非羅睺親臨,不然不可能認出。現在隻是通過黑玉玉牌聯係而已,黑玉玉牌建立起的聯係空間跨度太大,能夠獲取的信息極為模糊。所以,隻要我不說錯話,恐怕羅睺連觀察我是誰的途徑都沒有,不必慌張。”就這樣想著,桓因整個人漸漸變得輕鬆了下來,他滿臉肅穆,仿佛是正要去麵聖。


“正好也讓我看一看,如今的你到底又是什麽樣子。羅睺,你斷然想不到,如今我距離你已如此之近,已可以與你正麵對話!”想到此處,桓因重重的一握拳,便感覺到那黑玉玉牌形成的黑洞之中,一股陌生而又熟悉的力量緩緩浮現!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