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2:沉魔之淵
loading...

天心道界和昊天塔的雙重封鎖下,自然不會讓任何聲音和氣機傳遞出去,陳霆手掌一揮,已將聲波箭雨盡數掃落,呼嘯聲驟起,天雷震蕩,星辰泣血,大地蒼茫,仿佛末日降臨,諸天神魔隕落的畫麵顯現,天地一片蕭瑟。


麵對神魔寂滅拳的破滅之威,這頭凶獸卻是昂然不懼,甚至不閃不避,一雙凶目瞪視陳霆,將兩隻前爪直立而起,有如兩把巨大的鐮刀,狠狠的削過來。


勁風驟然起,無數神魔虛影竟然被硬生生撕裂,甚至連拳勁也被盡數絞殺。


“好厲害的爪子!”


陳霆已在暗中觀察了很久,對這些凶獸的戰鬥方法已有所了解,知道它們最大的武器便是兩支前爪和頭上的獨角,麵對這開山裂石的利爪,自然也早有準備,神念動處,青光閃爍間,昊天塔已化為丈許大小,擋在了身前。


嗤!嗤!


兩聲清脆的金鐵交鳴聲中,兩隻利爪已斬在了昊天塔上,以二十四諸天神器的品質,自然不會被粉碎,但也留下了兩道深深的裂痕。


陳霆暗暗心驚,要知道,這頭凶獸不過是破碎中境,但刹那間爆發出來的力量甚至超越了楚上風等大圓滿級別的存在,強烈的衝擊更是使得他向後連退數步。


幸好沒有大意,在噬靈鬼霧之中,不要說成千上萬,就是剛剛那數百頭凶獸,也足以讓他灰頭土臉。


但畢竟是將這頭凶獸擋了下來,隨即間,一枚璀璨的劍丸彈射而出,直接斬向那凶獸的獨角,最強大的武器,也往往是最脆弱的地方,而且那獨角乃是頂門所在,正是要害。


這頭凶獸也沒料到威力最大的雙刀絕殺竟然沒有破開陳霆的防禦,倉促之下,已無法閃避,怒吼聲中,全部氣勢湧向獨角,強大的能量在其上凝聚,拚命的向陳霆撞去。


“破!”


陳霆的劍道何等犀利,冷喝聲中,劍勢如虹,璀璨的光芒炸開,直接將獨角斬落。


精元外泄,慘叫連連,最強的手段已被廢掉,即使再凶殘,也感到了恐懼,隻見烏光閃爍,一道道殘影晃動間,已向後飛退。


“若是能夠讓你逃掉,才是見鬼了。”


陳霆也沒料到居然耗費了如此多的功夫,眼中也隱隱顯現出怒意,劍丸彈射間,已交織成劍網,天心道界和昊天塔更是不斷收縮,根本不給這頭凶獸留下任何機會。


接連不斷的重創之下,這頭凶獸再也支撐不住,身軀被切割的支離破碎,化為一團黑氣不斷的蠕動著,喉嚨中仍舊發出憤怒和不甘的咆哮。


陳霆花費了不少力氣,自然不能允許它死掉,手指連動,封印神符飛出,已將其牢牢的禁錮住,天心道界收縮,身形跳躍間,已消失不見。


就在陳霆消失後不久,怒吼聲響徹,十餘頭凶獸撲殺而至,不知道是無意闖進來,還是察覺到了什麽,若是在鬼霧之外,陳霆自然不會將其放在眼中,但現在卻是不願意再招惹它們。


陳霆本身的隱匿手段便十分精妙,再加上昊天塔的力量,卻是沒有留下任何痕跡,這些凶獸叫囂了一陣之後,便再次散開,去尋找其他的獵物。


昊天界中,陳霆將那頭已陷入昏迷的凶獸擲於身前,手指連點,法訣催動,一道道神念鑽入,九天十地大搜魂手展開,直接強行翻看這頭凶獸的記憶。


凶獸不同於妖獸,縱然同樣擁有靈智,但卻仍是憑借著本能來修煉,並不懂得高深的道法和武學,即使力量足以媲美破碎中境,體內卻是沒有開辟出領域洞天,神魂的凝聚程度比起同境界的妖獸卻要弱上許多,識海也並不複雜,強行搜索神魂記憶也要簡單的多,至少不會有太大的風險。


片刻之後,陳霆便將這頭凶獸的所有記憶搜索了一遍,隨後便陷入了思索之中。


這種凶獸名為瓊頊,確實與神獸??杌有著極深的淵源,但卻並不是血脈傳承,而是從??杌的屍體上誕生出來的存在,而在這片噬靈鬼霧之中,存在著不少神獸的屍體,更有著數之不盡的古老神魔埋葬在這裏,如同一座墳場,難怪有著如此濃鬱的死亡和腐朽氣息。


“莫非這裏是遠古神魔大戰的最終戰場?”


陳霆目光閃爍,自己上次見到的噬靈鬼霧隻不過是一部分罷了,而且是剝離出來極為弱小的一部分,真正的噬靈鬼霧恐怕真的有著吞噬諸天的力量,像瓊頊這樣的凶獸更是層出不窮。


到處都是凶險的殺機,尤其是那些死亡和腐朽的氣息,交織成一種靡靡之氣,很容易腐蝕肉身和神魂,被黑霧吞噬進來的東西,過不了多久就會腐朽,融入靡靡之氣中,但從鬼霧中誕生出來的凶獸卻是以此為食。


這些凶獸的生活倒也十分簡單,隻是不停的吞噬,即使是同類之間也時常相互殘殺。


“這倒是有些奇怪,烏蒙山被困的各大世家強者留下的本命玉牌都沒有碎裂,但在這種凶險之地,怎麽會沒有出現死亡?”陳霆眉頭微皺,就算是破碎境大圓滿的強者,想在這中環境下生存下來都有些艱難,何況是其他人,即使沒有遇到凶獸圍攻,也不可能支撐數月之久。


“可以肯定的是,我們與那些人陷入了同一片鬼霧,或許這片鬼霧的隔絕之力太強,即使隕落死亡,本命玉牌也感應不到。”風笑曉沉聲說道。


“如果楚家也進入到了這片鬼霧之中,定然有著自保的手段,卻是不知道去了哪裏?”陳霆並不在乎八大世家的人,但卻是有些擔心楚靈兒,雖然能夠感應到對方的存在,卻察覺不到方位,而神魔石碑的感應也是斷斷續續。


這頭瓊頊雖然誕生於這片鬼霧之中,但畢竟是凶獸,識海之中全部被殺戮和狂暴占據,能夠得到的訊息卻是不多,不過,有一段拚殺嘶咬的片斷,卻是引起了陳霆的注意。


在濃霧深處的時空中,有一道長約百裏的狹長裂縫,裂縫深不見底,似乎連接了另外的異度空間,如火山噴發一般,不停的向外噴吐著靡靡之氣,所有的瓊頊一靠近那裂縫便開始恐懼,而且還有一種深深的敬畏感。


不知道那裂縫是何來曆,也不知道通向何處,但毫無疑問,是個十分危險的地方,但危險之中必定帶有一定的生機。


既然這頭凶獸的記憶中找不到其他的出路,陳霆也沒有時間去亂闖,或許那裂縫便是自己的生機所在。


陳霆當機立斷,不再猶豫,強大的神念灌注,直接將這頭瓊頊的意識抹去,神魂烙印打入,已將其煉化為傀儡。


在陳霆的操控下,這頭瓊頊已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雖然頭上的獨角已斷了一半,皮毛拉碴,黑血狂流,看上去極為淒慘,但仍是散發出強橫而凶殘的氣息,而陳霆卻是收斂了氣息,化為一枚微塵,藏入到了瓊頊的眉心處。


借助這頭傀儡,避開其他凶獸,倒是少了許多幹擾。


雖然凶獸間平日也相互撕殺,但噬靈鬼霧剛剛吞噬了瀚海大陸,雖然沒有人類武者,各種各樣的海獸海妖卻是層出不窮,這些凶獸顯然對狩獵更有興趣,絲毫沒有理會被陳霆煉化的這頭瓊頊。


沒有了其他獸凶的阻礙,更借助瓊頊煉化霧氣的能力,陳霆壓力大減,一路上倒是極為順利,不時的有成群的瓊頊從不遠處掠過,但卻是根本沒有理會,更沒有不開眼的衝上來打上一架。


噬靈鬼霧比無盡混沌還要混亂,縱然翻看了瓊頊的記憶,要想找到那神秘的裂縫,也不是那麽容易。


耗費了不少時間之後,周圍的霧氣突然變的狂暴起來,凶獸的氣息越來越罕見,但卻是讓陳霆心底生出更為危險的感覺,神念所及之處,已看到了那道裂縫。


巨大的裂縫憑空顯現,數十丈寬,卻蔓延到霧氣深處,邪惡陰沉,仿佛有著生命似的,一張一合,噴吐出一股股黃色氣流,發出惡心難聞的味道。


“就是這裏了……”


在瓊頊的記憶之中,這裏也被稱為沉魔之淵,


沉魔深淵附近的霧氣更濃,靡靡之氣轉為暗黃色,自深淵中衝出,而且一同衝出來的還有一股濃烈的毒氣,陳霆控製的這頭瓊頊剛一靠近,身上的皮毛就開始消融腐爛,很快就黑血長流。


“好厲害的劇毒,足以堪比沈壁雲施展出來的滅世之毒,難怪所有的凶獸都不敢靠近這裏。”陳霆吃了一驚,急忙催動著瓊頊向後退去。


不知道能不能收取?


退到遠處,那可怕的劇毒才漸漸散去,微一沉吟,陳霆並沒有直接以神魔石碑吸收煉化,而是取出了萬古毒符。


墨綠色的符?,仿佛畫卷一般鋪展開來,向裂縫之中飛出。


陳霆耗費了大量心血,更是不知道容納了多少毒氣煞氣,但隨著他的修為提升,卻是顯得有些雞肋,不過,仍有提升的潛力。


隻見萬古毒符化為一道墨龍,而那暗黃色的光芒卻是如海如潮,龍遊大海,雖然掀起了猛烈的衝擊,卻也在融合煉化,墨龍竟然沒有消散,反而壯大了不少。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