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林宇翔墓地
loading...

所以去那邊淘金的人不少,尤其是近幾年盜墓電影的風靡,更是吸引了不少人去嚐試。


林宇翔的墳墓倒是跟那一片還有點距離,是在隔壁山頭的一個公墓裏。


當年沈翠摳門,不舍得給林宇翔買個好墓地,隨隨便便就買了個最便宜的公墓打發了。


不過,這也有好處。


至少遠離那些盜墓的。


位置好的公墓,講究風水,正好坐落在了那堆古墓的頭頂之上。


所以,有錢人家都專門派了人過來看守墳墓。


然並卵,現在的人們腦子聰明著呢,曲裏拐彎的就打了好幾個洞,延伸了上去。


沈柒現在倒是有點慶幸爸爸的墳墓不在豪華墓地了。


而且這邊的風水確實很好,青山環繞,綠水繞山。


好像從風水學上講,這是蠻旺後代的地方。


沈柒就盼著爸爸在天之靈能保佑哥哥早點康複,早點恢複正常人的生活。


所以,沈柒也不打算給爸爸遷墳。


車隊走到了山腳的停車場就止步不前了。


停車場的管理看到這個豪車車隊,馬上殷勤的出來打招呼。


“幾位貴客,你們是來看風水的還是來祭拜的?”一個黑瘦矮個的大叔湊了過來,討好的說道:“這邊的風水是最好的,據說能埋在這裏的,後輩子孫都會有大造化。”


賀逸寧鳳眸含著笑意,眼含深意的看了一眼沈柒,說道:“確實是會有大造化。”


沈柒沒有看賀逸寧,隻是笑眯眯的對那個大叔說道:“大叔,我們是來祭拜的。我爸爸在這個山頭最上麵的墳墓。”


說完了,沈柒手指著旁邊山頭。


大叔意外的看了一眼沈柒。


他以為沈柒的家人會埋在風水最好的山頭上,卻沒想到埋在最不起眼的一個。


不過大叔很會說話,馬上說道:“這一片的風水都挺好。一個人的時運有早有晚,你這個姑娘麵相就好,就算早年受苦,以後也會榮貴一生的。”


大叔的話音一落,賀逸寧跟馮曼倫同時看了一眼這個大叔。


沒看出來啊,這個大叔的眼力見還很不錯。


沈柒可不就是這樣的麽?


小時候苦成什麽樣子了,然而現在全國能趕上她的女人有幾個?


沈柒笑眯眯的說道:“借您吉言。”


“那行,我就不打攪你們祭拜了,我這裏提供香燭紙錢,便宜的很,要一點嗎?”大叔殷勤的推銷。


衝著大叔這麽會說話,果斷的買一點!


一家人提著香燭和紙錢,沈柒抱著一束鮮花,一行人浩浩蕩蕩的朝著山頂走了上去。


山不高,百八十米的距離。


而且修過的台階,打掃的還算幹淨。


眾人很快就到了山頂。


最頂上那個光禿禿的墓碑已經是雜草叢生。


沈伍和保鏢們自動自發的過去拔草,修葺墳頭。


沈柒坐在墓碑前,將鮮花放在了墓碑前,用毛巾認真的擦拭著墓碑上的塵土。


墓碑上林宇翔的照片,仍舊那麽鮮活,仿佛還活在昨天。


賀逸寧看到林宇翔長相很精致,眉目如畫。


難怪生出來的一兒一女都是那麽的精致細致。


尤其是沈陸,那妖豔的長相,簡直是世間罕見。


沈柒應該是像媽媽,眉宇之間倒是帶著一團的英氣。


聯想到沈子瑤聽說自己的丈夫在臨產前跟別人滾在一起,二話不說,簽字離婚走人。


那麽就絕對可以斷定,她絕對是個雷厲風行的女人。


而且是那種非常強勢的女人。


賀逸寧預見到,將來見到丈母娘的時候,怕是那一關不好過。


沈柒擦完墓碑,從賀逸寧的手裏接過了紙錢,慢慢的焚燒。


沈柒什麽都沒有說,就那麽默默的燒著。


保鏢們已經將墳墓都整修完畢,重新加固過了。


其他人都退到了一邊,把空間留給了沈柒和賀逸寧。


賀逸寧默默的陪著沈柒,兩個人一個遞東西,一個燒。


誰都沒有說話。


燒完了紙錢之後,沈柒整個人都靠在了墓碑上,眼神說不出的落寞和孤單。


沈柒的眼神,深深的刺痛了賀逸寧的心。


她為什麽會有這樣的眼神?


她已經有了自己,為什麽還會落寞孤單?


是自己做的不夠好?


還是……她根本不在意自己對她的好?


那麽她在意誰?


賀逸寧突然想起,小春給過自己的一份資料之中提到沈柒的初戀情人驢友活動的時候墜崖身死……


賀逸寧的心底突然變得不舒服了起來。


是的,他想起來了!


他第一次遇見沈柒的那天,她那麽的魂不守舍,甚至弄壞了自己兩件襯衣。


那天,就是她的初戀出事之後的第二天!


她口中提到的展博,就是她的初戀……


回想到沈柒曾經在暴雨中哭的那麽淒慘,回想到沈柒那些天的失魂落魄,賀逸寧突然發現,他吃醋了!


沒錯,他吃醋了!


他吃一個死人的醋了!


是不是隻有那個展博,才會讓沈柒有歸屬感?


“爸爸在天之靈,會希望看到你開心幸福。”賀逸寧終究還是忍不住開口說道。


沈柒點點頭,沒有回答。


賀逸寧心底莫名的閃過一絲的不爽。


如果這句話是那個展博說出來的話,她大概不會這麽敷衍吧?


賀逸寧如同魔怔了一般,固執的這麽認為。


沈柒現在整個人的思緒都沉浸在了小時候。


她的記憶其實已經很模糊了。


她隻能記得爸爸那個時候是怎麽把自己舉在肩膀上,記得爸爸給自己做的花秋千,然後告訴自己,自己是他的小公主。


也記得爸爸笑起來的樣子。


爸爸笑起來的時候,真的很好看。


難怪沈翠會盯上爸爸。


盡管歲月老去,可是留在墓碑上的那張照片,還是那麽的靈秀鮮活。


沈柒慢慢從地上站了起來,準備離開。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走來了兩個人。


兩個人扛著鋤頭走到了沈柒麵前,看了一眼墓碑,然後疑惑的說道:“奇怪,這是誰做的?”


沈柒忍不住問道:“請問你們是……”


兩個人回答說道:“我們是受雇過來修葺墳墓的。你們是誰雇傭的?是不是也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


漂亮女人?


沈柒的心底突然打了個突。


漂亮女人?


這是爸爸的墳墓,誰會來給爸爸修葺墳墓?


難道是……難道是媽媽?


沈柒腦海中閃過這個念頭,一把抓住了對方的手臂:“那個女人在哪裏?她在哪裏!”


那兩個人被沈柒嚇了一跳,不明白這個精致的女孩子為什麽會這麽激動,隻能一頭霧水的回答:“就是剛才。山下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留下了一筆錢,讓我們好好的修葺一下墳墓。”


他的話還沒說完,沈柒如同瘋了似的朝著山下衝了下去。


她要去看看,她要去問問。


那個人是不是媽媽!


如果那個人是媽媽……


媽媽……媽媽,不要丟下我!


媽媽!


沈柒一邊哭著一邊發瘋似的往下跑。


淚水不自覺的溢出眼眶。


隨著沈柒的飛奔,拋飛空中,落於塵埃。


沈柒甚至聽不到風聲,隻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那種急切,那種渴望,那種害怕再次被拋棄的恐懼。


沈柒覺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要燃燒起來了。


每一個細胞都在叫囂著一個名詞:媽媽。


自己從一出生,就沒有見過媽媽。


哪怕她因為爸爸的失誤牽連到了自己,自己都從來沒有怪過她。


媽媽,求求你出現吧。


媽媽,求求你回來吧。


媽媽,求求你不要丟下我。


媽媽,我已經沒有爸爸了,我不能再失去您了……


媽媽,媽媽,媽媽……


沈柒沒注意到腳下的一塊石板,一下子被絆倒在了地上。


沈柒甚至顧不得看一眼被擦到的地方,爬起來繼續瘋狂的往下跑著。


她必須快,一定要快!


或許,媽媽就在山下!


或許,她這次就可以,找到媽媽!


上山用了十幾分鍾,而下山,沈柒隻用了五分鍾。


等她衝到山底的時候,卻隻看到空蕩蕩的毫無人影。


人呢?


去哪裏了?


為什麽不等等自己?


都怪自己,跑的太慢了!


如果自己再能快一點,哪怕是快一點點,也許就能遇見她!


都怪自己!


是自己的錯!


沈柒再也無法控製悲傷的情緒,一下子蹲在地上,抱著膝蓋無聲的流淚。


賀逸寧坐在沈柒的身邊,攬著沈柒的肩膀,給她無聲的安慰。


沈柒淚眼朦朧的看了賀逸寧一眼,垂下眼眸說道:“我錯過了媽媽。”


“或許不是呢?”賀逸寧安慰她。


沈柒搖頭:“姥姥家在東北,這裏是大西南,相隔數千公裏,除了媽媽之外,沒人會跑這麽遠,給爸爸修葺墳墓。沈翠當時把爸爸埋在這裏,一是圖省事,二也是不希望我姥姥家來人祭掃。所以,那個人肯定是媽媽。”


沈柒的眼淚大顆大顆的落了下來:“可是我跟媽媽失之交臂,下次,或許就沒有這個機會了。媽媽一直沒有回姥姥家,想再次遇到她,真的是遙遙無期了。”


看到沈柒難過成這個樣子,賀逸寧心疼極了。


他有心想幫沈柒的忙,可是沈子瑤既然離開家二十多年,至今沒有被沈家找到,說明是她是有意隱藏了自己的身份。


再說,自己如果真的執著找出了她,得罪了丈母娘的下場也不好過啊。


他不敢冒這個風險。


他隻能選擇尊重丈母娘的選擇。


馮曼倫此時也帶著人下來了,對賀逸寧和沈柒說道:“我們必須快點離開這裏。”


“出什麽事兒了?”賀逸寧抬眸看著他。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